第1080章 爬山
书名: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作者:陈少维 本章字数:436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08:49:09

我们两个就这么穿着衣服,一起裹着一床真丝被睡了过来,杜诗阳身上很香,我们靠的很近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点杂念都没有,就这么安心地睡了过去。

早上起来,杜诗阳像只小猫一样,趴在我怀里,我不忍吵醒她,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窗外,太阳已经升了起来,想着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揭穿,那伙人的真面目。

杜诗阳醒了,对着我甜甜一笑,问道:“昨晚冷不?”

我摇了摇头道:“怎么不冷呢?这被子全部被你裹在身底下了!你跟个木乃伊似的,我想拉个被子边都拉不动!”

杜诗阳笑着说道:“那你不会叫醒我啊?”

我切了一声道:“叫醒你,你不得踹我啊!我可不想半夜惹你!”

杜诗阳哈哈笑道:“那今晚你搂着我睡,这样就不会我一个人霸着被子了!”

我嘿嘿笑道:“算了吧,今天我去买个被子,要不咱们找间酒店住下!”

杜诗阳没说话,我没看到她的表情,她走进了洗手间。

我们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吃了口热面,就想着往山上去,可我们的车太长,根本上不了山,可上山要是走上去,估计得走到天黑,看山走死马啊!

只好回到车上,简单收拾点东西,看看能不能塔别人的车上山?

走了半个小时,都没看见一辆车经过,晚上冷,可太阳一出来,晒的人皮肤刺痛,这里是高原,紫外线光很厉害,加上高反,我们走的十分辛苦。

一个小时后,杜诗阳走不动了,一边坐在路上的石头上,一边大口地喝着水。

我急忙阻止道:“别喝那么多水,你高反不适合多喝水的!”

杜诗阳不管不顾地说道:“我渴啊!你这是什么馊主意啊?非要自己上山?我现在不是想怎么上山的问题,是在想,咱们今天怎么下去啊?我怀疑这鬼地方,山上什么都没有!”

我也迟疑地一下,犹豫道:“那咱们现在下山?”

杜诗阳看了看身后的高山,哎了一声道:“走吧,估计都走到一半了!”

这时山下传来了车鸣声,我们两个一下子就跳了起来,向汽车驶来的方向望去。

车到近前,我们才看清,是昨天那辆对着我们闪大灯的中巴车,我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果然,在我们不停地招手下,风驰电掣地开了过去,一点要停留的意思都没有,然后还扔了一个空的矿泉水瓶。

杜诗阳愤怒地说道:“这都什么人,这么没素质!”

我无奈地说道:“帮你是人情,不帮你是道理!这也是没办法的,走吧!”

又过了半天小时,别说杜诗阳了,我都走不动了,一动都不想动!胸膛起伏的厉害,呼吸困难,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头晕呼呼的,两边的太阳穴刺痛,我终于感觉到了危机,有点害怕了。

再看杜诗阳,嘴唇都白了,不但头疼,而且全身都在颤抖,看她的样子,像是要睡着了。

我急忙叫道:“别睡啊,至少别在这里睡啊!你要是睡了,真的就起不来了!”说完,要拉起她,继续往上走。

杜诗阳却死都不肯动一下,话都不说一句。

我知道这样下去,杜诗阳可能真的有生命危险啊,急忙掏出电话,拨打了110,希望能得到救援,可人算不如天算,这地方刚刚卡在山中间,虽然两边是公路,但夹在山腰中间,根本就收不到任何手机信号。

我开始彻底绝望了,想了想,深呼吸了一口气,拉起地上的杜诗阳,背在了肩上,开始向山下走去,可惜我的体力不支,还没走几步,就透支了,根本一步都走不动了,本来自己走路就很艰难了,身上还有一个人,我只好认命了,找了一块比较阴凉的地方,坐在了树下,希望杜诗阳她能缓口气,恢复一下体力。

渐渐地我自己也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,直到好像听见牛叫声,才缓缓睁开眼睛,一个黑状的汉子,穿着少数民族服装,就站在我身边,低着头正盯着我看呢。

我被吓得一激灵,张嘴问道:“你干什么的?”

那汉子显然是没听懂我在说什么,指了指我身边躺着的杜诗阳,我急忙喊了一下她,没什么反应,我用手指在她鼻子尖探了探,还好有呼吸。

那汉子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,从腰间拿出了一个羊皮水壶,递给我,让我喂杜诗阳喝下去。

我急忙打开壶塞,撬开她的嘴,也不管是什么了,就灌了进去。

杜诗阳喝了一大口后,一下子全部吐了出来,整个人坐了起来,眼睛也睁开了。

我欢喜地看了看这水壶,笑着说道:“这玩意是什么啊?这么神奇?”

黑乎乎的,很黏稠,里面还带着一个杂质,像是树根之类的东西。

杜诗阳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那个汉子,迷迷糊糊地问我道:“咱们下山了啊?”

我哎了一声,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,还在山上,我是真走不动了,多亏这位大哥救了你啊,不然,你真的就昏死过去了!”

杜诗阳点头向汉子致谢,汉子还有点怕丑的摆了摆手,然后示意让杜诗阳再喝一点。

杜诗阳迟疑地看着我,我瞪了她一眼道:“喝啊,这可是救命的解药啊,再难喝你也得喝!”

她只好捏着鼻子,猛灌了一口,这回硬撑着咽了下去,然后递给我,非逼着我也得喝。

我想着这东西一定是当地居民的药,再难喝我也得喝啊,于是,也灌了一口。

这味道太冲了,里面还有难以下咽的渣子,就好像生草药夹杂着些泥土,又带有一点鱼腥草的味道,说不出的难喝,不过喝下去后,整个人的确精神了很多,心跳没那么快了,最重要的是头不疼了。

我想问下这汉子,给我们喝得是什么?可一问三不知,在这个年代,还真有人听不懂汉语啊?我实在是很无奈,用手比划着,问他这是什么?

汉子似乎不关心我的问题,看他用手比划的意思是,我们怎么走到这里来了?

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杜诗阳倒是十分感激这位牧牛人,一边说着他听不的话,一边指着山下的路,在指了指自己的腿,意思是我们走上来的!

牧牛人明白了杜诗阳的意思,又指了指上面,意思是我们要去哪里?

杜诗阳看了看我,意思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,我撇了撇嘴道:“你看我有什么用,我怎么和他说?说咱们就是想看看,山上的那些骗子到底在干什么?”

杜诗阳切了一声道:“看我的!”然后,指了指天空,又指了指高山。

牧牛人马上就点了点头,竟然明白了杜诗阳的意思。

我觉得有点好笑,和杜诗阳说:“你再问问他,我们有没什么办法,不用脚就能上山去啊?”

杜诗阳笑着说道:“不用问,我告诉你就行,你躺在这儿继续做梦就行了!”

我讥笑道:“你是活过来了,是吧?刚刚你差点就长眠在这里了!”

杜诗阳有点后怕地说道:“是啊,没想到这高反这么厉害啊,我刚刚就是困,大脑有点缺氧,手脚乏力,其他也没什么!”

我撇着嘴道:“这还没什么啊?你还想有什么啊?就差七窍流血了!那你还能不能往上走啊?”

杜诗阳迟疑地一下道:“现在还行,不过再往上走,我就不敢说了!”

我哎了一声道:“那怎么办啊?回去?”

杜诗阳有些情愿地说道:“都走一半了,现在就这么回去,还有点不甘心,你说呢?”

我犹豫了一下道:“要不再问问这位神仙?”

杜诗阳看了看已经走到一边的牧牛人,上去和他有比划了半天,牧牛人在指着他身后的牛群方向,然后在地上比比划划的,好一会儿,杜诗阳满意地走了回来说道:“他说了,随着他指的方向,向上走,翻过这座山就到了,不要走这边的大道,这边大道盘山路太多!”

我皱了皱眉,看了下他指的路说道:“这坡也太陡了吧?咱们这才走了一半,这里的海拔就已经让咱们喘不上气来了,你说要是到了那个山头,咱们不得窒息而死啊!”

杜诗阳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人家告诉我了,要走之字型,不能直上之下,还有啊,不要大口呼吸,不要急行,要一步一步地走,慢慢地走,走两步就停一下,不要想着快点走上去就没事了,因为越往上走,就越是呼吸困难,可能上去了,一口气没上来,就过去了!”

我撇了撇嘴道:“你是会讲藏语啊?还是戴了翻译通了?这么大段话,你都听明白了啊?你蒙谁呢?”

杜诗阳顽皮地笑了笑道:“我猜的,肯定就是这个意思,你信我就是了!”

我怀疑道:“万一,你理解错了,咱们真上了山,我可是真背不动你啊,这可不是开玩笑啊,一个不小心命就得搭在这儿了!你可是想好啊!”

杜诗阳像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说道:“我想好了,人生总得疯狂几次,我这辈子都是在别人规划好的轨迹上生活着,我想我也应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了,这些事情迟早得面对!”

我盯着她看了半天,惊讶地说道:“你不是想自杀吧?你要是想死,可别拉上我啊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得多少人找我算账啊!这买卖不划算!你是因为我才去的,你要是真有个什么闪失,我真没法交代啊!要不,我先上去探路,要是真没问题了,你再上去!”

杜诗阳突然严肃了起来道:“陈飞,我知道在你心里,我永远都是那个天之骄子,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太子女,什么事都有人替我做,你骨子里就看不上我这种人,因为我现在所有的东西,都不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!”

我急忙否认道:“这个真没有,这是你自己想多了!我一直都觉得,你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你自己应得的,你要是付不起的阿斗,谁扶都没有用!我真没看不起你,我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人啊?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无论是对你的人品,还是对你的能力,我都是钦佩有加的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你的朋友的,我是如有荣焉啊!”

杜诗阳淡淡地笑了笑道:“就算你没看不起我,那你对我的能力,也是预估不足,我有足够的能力照顾好自己的,这山我是爬定了!”

我有些无奈地问道:“你有纸笔没?”

杜诗阳愣了一下问道:“你要纸笔干什么啊?”

我笑着说道:“让你写个生死状啊,一切生死与我无关!”

杜诗阳打了我一下,开始向山坡走去。

我只好无奈地跟了上去,走到牧牛人面前,点头双手合十,表示感谢,说了声:“扎西德勒!”

牧牛人也同样礼貌说了声:“托切那!”

这是我们第一次可以正常的沟通,我微笑地跟了上去。

牧牛人在我身后叫住了我,然后递给我刚刚救我们命的水壶。

我是万分感激啊,心想有了这个救命的水壶,万一不行了,喝上一口,就又可以神清气爽了。

可惜我想错了,还没走几步呢,杜诗阳刚刚视死如归的劲头就荡然无存了,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刚想躺在草地上,就被我叫住了,告诉她躺下就不想起来了,刚刚的雄心壮志呢?这么快就没了啊?拉着她起来,给她灌了一口神奇药水,她精神了一点,走了几步,又停了下来,说这回是真走不动了。

又是半山腰,又是上下两难,我也有点灰心丧气了,和杜诗阳一起坐了下来说道:“天要亡我啊!”

杜诗阳惨淡一笑道:“死不了啊,你不觉得我们逐渐开始适应了,每次走得都比上一次要多几步啊!”

我想了想说道:“好像还真是的!这么说,我就有点动力了!那咱们设定一下目标吧,每次都比上一次多走几步,这样,我们天黑前肯定能到山顶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